<i id='q24cr'></i>
    1. <i id='q24cr'><div id='q24cr'><ins id='q24cr'></ins></div></i>

    2. <tr id='q24cr'><strong id='q24cr'></strong><small id='q24cr'></small><button id='q24cr'></button><li id='q24cr'><noscript id='q24cr'><big id='q24cr'></big><dt id='q24c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q24cr'><table id='q24cr'><blockquote id='q24cr'><tbody id='q24c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q24cr'></u><kbd id='q24cr'><kbd id='q24cr'></kbd></kbd>
    3. <span id='q24cr'></span>

      <code id='q24cr'><strong id='q24c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ins id='q24cr'></ins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q24cr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dl id='q24cr'></dl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q24cr'><em id='q24cr'></em><td id='q24cr'><div id='q24c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q24cr'><big id='q24cr'><big id='q24cr'></big><legend id='q24c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唐正傳奇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古時候,大塘縣有個唐員外,因為祖上世代為官,所以傢裡富庶,平日裡對街坊鄰裡也是有求必應,散財於四方,百姓對他的口碑十分不錯。唐員外祖上都是一脈單傳,雖說人丁不旺,但也能使這香火代代相傳。

            隻是有一件非常蹊蹺的事,香火傳到瞭他這一代,差點要滅。唐員外每隔一段時間就請莫太醫來給他夫人號脈,夫人姓范,小唐員外十多歲。每次莫太醫隻說,脈象無異常,還說吉人自有天相,夫人的喜脈可遇不可求,日後定會有喜的。

            日子一天天過去,眼看著唐員外四十大壽將近,畢竟員外年膝下無兒,大壽之日,誰來拜壽?

            唐員外始料未及,大壽前夕,夫人突然說腹痛,進瞭屋內躺下,趕緊叫唐員外親自去請莫太醫來。

            唐員外趕到太醫館,卻發現莫太醫前幾日回鄉下辦事未歸。唐員外又隻得趕緊往回趕。

            未等唐員外前腳踏進傢門,屋裡就傳來嬰兒的哭聲,隻見丫鬟仆人們紛紛上前道喜,恭喜老爺,賀喜老爺。

            原來是夫人喜得貴子,唐員外喜出望外,趕緊差人奔走相告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縣裡百姓紛紛前來賀壽道喜,唐員外傢可謂是雙喜臨門。百姓都說唐員外祖上積德,傢業後繼有人,唐員外臉上是倍增瞭光。

            這一個月來,唐員外是心花怒放,樂開瞭懷,就給兒子取名為唐正,取堂堂正正之意。

            月底,轉眼就到瞭唐員外兒子的滿月。員外一高興,就多喝瞭幾杯,這不喝倒好,一喝反而喝出瞭人命。唐員外竟然在當天夜裡撒手人寰,莫太醫診斷說是酒精中毒。

            翌日清早,夫人便給唐員外辦瞭喪事,紅換成瞭白,府裡上下,披麻戴孝。請先生來選擇瞭個好的時辰,就發瞭喪。

            大塘縣炸開瞭鍋,對唐員外的死議論紛紛,大善人啊,怎麼說走就走瞭呢。

            時間如白駒過隙,唐正早已長大成人。

            唐正也不負眾望,在科舉考試裡脫穎而出,榮歸故裡,子承父業,做瞭大塘縣的知縣。

            唐正辦的案件多瞭,慢慢地對他爹唐員外的意外死亡產生瞭懷疑,耿耿於懷。

            每次回傢,問起夫人,得到的回答都是酒精中毒。再問下去,夫人就開始哭哭啼啼,說唐正胡思亂想,這樣唐員外在九泉之下會不得安寧的。

            問傢裡的丫鬟仆人,頗有遮遮掩掩之疑,最後也是不瞭瞭之。

            唐正辦案,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。暗地裡,唐正差人開始瞭調查。

            這一調查,果然有瞭發現,抓來瞭太醫館裡的莫太醫,當時就是他給唐員外診斷。可是,一連審問瞭幾日,唐正也問不出個結果,於是尋思著要把這太醫給放瞭。

            不料,走漏瞭風聲,消息傳到瞭夫人哪裡。

            隻見夫人從傢裡趕到瞭縣衙內,氣沖沖地罵瞭唐正一頓,叫他不可忘恩負義,恩將仇報。

            唐正是丈二和尚,摸不著頭腦。這太醫何曾有恩與我?

            夫人把所謂的“實情”原原本本地告訴瞭唐正,說當初要不是莫太醫幫瞭忙,你爹的香火就斷瞭,哪裡還有你啊。

            於是,唐正給莫太醫松瞭綁,還請到瞭傢裡,設宴給他賠理道歉。

            夫人擰的跟麻繩似的眉頭,才稍稍舒展開瞭。宴桌旁,夫人一邊說著唐正的不是,一邊給莫太醫斟滿酒。

          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