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m5nkv'></ins>

<dl id='m5nkv'></dl>
<fieldset id='m5nkv'></fieldset>

        <i id='m5nkv'></i>
        <acronym id='m5nkv'><em id='m5nkv'></em><td id='m5nkv'><div id='m5nk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5nkv'><big id='m5nkv'><big id='m5nkv'></big><legend id='m5nk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i id='m5nkv'><div id='m5nkv'><ins id='m5nkv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tr id='m5nkv'><strong id='m5nkv'></strong><small id='m5nkv'></small><button id='m5nkv'></button><li id='m5nkv'><noscript id='m5nkv'><big id='m5nkv'></big><dt id='m5nk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5nkv'><table id='m5nkv'><blockquote id='m5nkv'><tbody id='m5nk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5nkv'></u><kbd id='m5nkv'><kbd id='m5nkv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span id='m5nkv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m5nkv'><strong id='m5nk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戲子索命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京城的大戶人傢很多,這凌傢便是其中之一。
            凌傢二少爺凌玉風,人如其名,玉樹臨風,再加上傢世顯赫,便成瞭京城各千金閨秀仰慕的對象。但這凌玉風偏偏一個都看不上眼,竟與一個戲子相好瞭。
            話說這戲子也不是普通戲子,乃是洪秀班的臺柱子,京城名角兒姬紅妝!這姬紅妝可是奇女子,一年前橫空出世,不但唱功好,詩詞歌賦、琴棋書畫,也無一不通、無一不曉,更是出瞭名的大美人。曾經還有人為瞭爭奪她場子的戲票大打出手,更有富豪想出重金買斷姬紅妝。這才貌雙全的女子一瞬間傢喻戶曉,一年之內出盡瞭風頭。
            可再怎麼才貌雙全,終究也隻是個戲子。在那種年代,女子的才貌還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“德”這一字。所謂“德”,無非也就是養在深閨,大門不出二門不邁,未出閣前不能見陌生男子。可這姬紅妝,在戲臺上為眾人所娛,見過她的男子數也數不清瞭。這樣的女子,雖然被人稱道一聲“好”,可終究還是那些名門望族所嗤之以鼻的。
            凌玉風與姬紅妝,一個是名門少爺,一個是賤命戲子,門不當、戶不對,自然遭到凌傢二老的反對。
            凌傢老爺和老夫人無法強迫凌少爺與姬紅妝分開,竟然買通官府,誣蔑姬紅妝與陳傢的老爺通奸。後來姬紅妝下瞭監牢,被折磨得不成人形,還被遊街示眾。而凌玉風面對一個已經身敗名裂的戲子,他知道自己和姬紅妝不可能瞭,便再也不看姬紅妝一眼。男子俱多薄情,自前世而固然。
            最後姬紅妝不堪凌辱,咬舌自盡瞭。可憐這絕世紅顏猶如曇花一現,雖鮮艷一時,轉瞬間卻又香消玉殞瞭。而凌玉風卻在一年之後娶瞭府尹的女兒,緊接著又做瞭大官,好不顯達。他當初對姬紅妝的那一點愧疚之心,如今也已忘得一幹二凈。
            你說這世道,錢和權永遠門當戶對,在一起狼狽為奸。有錢有權的人,無論做什麼事,都理所當然,底層人民的命運也被他們捏在手中。這凌玉風便是如此,若覺得姬紅妝配不上自己,又何苦去招惹人傢?因為自己年少沖動執拗,白白搭上人傢一條性命,自己卻娶瞭千金小姐,官運恒通。世道真是不公,但有天道,所以他的報應已經來瞭。
            最近每天晚上,凌玉風都會隱隱約約聽見一陣歌聲。一開始他並沒有在意,但那聲音一天比一天清楚,斷斷續續的好像是:“往生不來,背影常在……誰等誰回來……照亮空空舞臺……該愛的都不愛……”凌玉風心裡一驚,他想起這是姬紅妝曾經唱給他聽過的。當時的聲音情真意切,如今卻變得婉轉哀怨,淒切悲涼,最後又變成森森冷笑,聽得凌玉風毛骨悚然。這時身邊的妻子醒瞭,凌玉風松瞭口氣,剛想抱著妻子借以壯膽,卻發現眼前是一張絕世容顏,竟是姬紅妝的臉。
            凌玉風想叫人,張開嘴卻說不出話來。隻見姬紅妝開口笑道:“凌少爺,你害妾身等得好苦~”森冷的笑,幽幽的語聲,仿佛說話的人不在眼前,而在很遠的地方。凌玉風因為恐懼,對姬紅妝用力一推,姬紅妝的頭就砸到瞭墻上,鮮血直流。
            這時姬紅妝的聲音又從遠處傳來,森冷的笑意絲毫不減:“你以為還能害我第二次嗎?呵呵呵呵~”凌玉風轉頭一看,原來撞在墻上的是自己的妻子,此時已氣絕身亡,他大吼一聲便暈瞭過去。
            第二天,凌玉風弒妻的消息便傳遍瞭京城。
            官府的府尹氣得不行,來凌傢興師問罪,凌老爺還沒開口,就見凌玉風拿著刀從裡面沖出來。下人們立即上來拉,哪知凌玉風力氣大得驚人,眾人拉不住,最後府尹被凌玉風捅瞭幾刀倒在血泊中。凌老爺又氣又急,一頭栽倒在地下,凌玉風順手又在凌老爺身上捅瞭幾刀。隻聽下人們一聲聲驚呼,凌玉風如夢初醒,看看自己的手,又看看地下的鮮血,瘋狂的跑瞭出去。
            府尹和凌老爺都因為失血過多不治而亡,凌傢老夫人也變得瘋瘋癲癲。這時凌玉風正躲在自傢的柴房裡,口中低低的念著:“饒瞭我吧,饒瞭我吧,你已經借我的手害死三個人瞭,你還不滿意嗎?”
            原來當初姬紅妝附身在凌玉風的妻子身上,凌玉風推姬紅妝,結果誤殺瞭自己的妻子。第二天姬紅妝又附身在凌玉風身上,借凌玉風的手殺瞭府尹和凌老爺。
            這時柴房裡低低的傳來一聲輕笑,姬紅妝的聲音道:“若不是你爹和那府尹相互勾結,壞事做盡,我即便是害死瞭他們,自己隻怕也要不得超生,可如今我卻可以去轉世瞭。”又是幾聲輕笑後,便沒瞭動靜。
            凌玉風以為姬紅妝放過瞭自己,以為有瞭生路,卻不想自己身上還背著三條人命呢!
            這凌傢顯赫一時,最終也沒落瞭。
            真可謂是:多行不義,必自斃!

          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