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waga'><div id='waga'><ins id='waga'></ins></div></i><ins id='waga'></ins>

  1. <tr id='waga'><strong id='waga'></strong><small id='waga'></small><button id='waga'></button><li id='waga'><noscript id='waga'><big id='waga'></big><dt id='wag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aga'><table id='waga'><blockquote id='waga'><tbody id='wag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waga'></u><kbd id='waga'><kbd id='waga'></kbd></kbd>
      <span id='waga'></span>

      <dl id='waga'></dl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waga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waga'><em id='waga'></em><td id='waga'><div id='wag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aga'><big id='waga'><big id='waga'></big><legend id='wag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waga'><strong id='wag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i id='waga'></i>

          斷臂的僧人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3

            一天晚上,夜色黑漆漆的,伸手不見五指。突然,一聲響亮的鑼響,一座小廟的四周,燈籠火把映照得如白天一樣。官兵們吶喊著圍住小廟,正準備堆積柴草,燒掉這座小廟。鬧鬧哄哄之際,隻聽得小廟裡面一聲大吼,廟門打開,一個和尚手舞著棗木棍,風一樣卷瞭出來。

            這個和尚,名叫明海。

            官兵們見瞭,發一聲喊,扔瞭火把,一個個舉刀挺槍圍瞭上來。明海見瞭,棗木棍風車一樣飛轉,一連打翻瞭十幾個人,頓時嚇得官兵紛紛後退,不敢上前。王知府一見,急瞭,大喊一聲:“老和尚想逃,沒門!”說完,親自提著劍沖瞭過來。明海見他是一個文弱的讀書人,並沒有放在眼中,右手拿棍,揮舞如風,阻擋著其他人的刀槍,左手一掌橫掃過去,直擊王知府。王知府絲毫不讓,嘿嘿一笑,長劍一揮,一道白光閃過,明海大叫一聲,一隻手臂飛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王知府原來是一個深藏不露的高手,竟然文武雙全。

            明海一隻胳膊斷掉,一身鮮血浸透瞭僧袍,他再次大吼一聲,勢如瘋虎一般,右手持著棗木棍,舞成一團影子,直沖瞭出去。

            官兵們見瞭,全被他的神勇嚇呆瞭,紛紛躲避,讓開瞭一條路。連王知府也驚得目瞪口呆,忘記乘勝出劍,待到醒過神來,明海已經一頭鉆入黑壓壓的山林裡,不見瞭蹤影。

            王知府一怒,手一揮,士兵們將火把扔進柴堆,把明海棲身的那座小廟燒瞭。

            跑瞭朝廷的要犯,這還得瞭,朝廷怪罪下來誰承擔得起?王知府第二天就四處貼出佈告,懸賞捉拿明海:今有和尚明海,勾結其師弟周一刀,私通倭寇,無惡不作。有抓獲明海的,賞銀一萬兩;窩藏者和明海同罪,定斬不饒。

            明海逃離小廟後,不敢有絲毫停留,踉踉蹌蹌地跑向遠方。包紮好傷口後,他拄著那根棗木棍,一路躲躲閃閃跑上瞭天柱山,投靠他的師弟周一刀。

            周一刀占據著天柱峰,帶著一群嘍,勾結倭寇,殺人放火,無惡不作。

            這天,他正在大廳裡,匯集著自己手下的一群土匪,吆五喝六地大碗喝酒大塊吃肉,一個血人突然踉踉蹌蹌地沖瞭進來,到瞭大廳上,還沒來得及說什麼,就“咕咚”一聲倒在瞭地上昏死過去。

            周一刀一愣,扔掉酒碗,讓嘍們扶起那人一看,竟然是自己的師兄明海。他忙讓人灌下一碗參湯,明海悠悠醒轉,周一刀輕聲問:“師兄,你不是早已出傢瞭嗎?怎麼到瞭我這兒?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?”

            明海喘口氣,眼圈發紅,咬牙切齒地告訴周一刀,這都是王知府那狗賊害的。這個王知府不知從哪兒聽說明海和周一刀師出同門,曾經一塊兒學過功夫,他捉拿不住師弟周一刀,就誣陷明海通倭,想借機抓住他交給朝廷將功抵罪。明海棲身的小廟被燒瞭,一隻手臂被剁瞭,現在成瞭殘廢,無奈之下隻好殺出重圍,強力支撐才逃到這裡,希望得到師弟的保護,茍活下來。

            周一刀聽瞭,拍著桌子濺著唾沫星子大罵王知府不是東西,發誓總有一天要抓住這個狗官,將他一刀兩斷,為師兄報仇,也為自己消除一個對手。然後,他叫來山寨裡的草藥先生,為明海重新包紮瞭傷口,紅著眼圈道:“師兄,你就住在這兒吧,我吃幹的,絕不會讓你喝稀的。”

            明海點點頭,無奈地長嘆一聲,被人扶下去瞭。

            周一刀望著明海的背影,得意地哈哈笑瞭,因為,那個制造謠言的人不是別人,正是他派的嘍下山四處散佈的。

            周一刀通倭之後,幹盡壞事,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自己的師兄明海知道,出山來清理門戶。他十分清楚,自己雖然一把金背大砍刀無人可敵,那是因為沒有遇見自己的師兄,否則早已落敗,甚至死無葬身之地瞭。於是,他靈機一動,派手下的嘍下山四處散佈謠言,希望借助朝廷之手,害死明海,除掉眼中釘。沒想到,師兄竟然沒死,僅僅丟瞭一隻左胳膊。這樣更好,自己一舉兩得:既少瞭一個勁敵,又多瞭一個幫手。

            他想瞭想,酒也顧不得喝瞭,招招手,叫來身邊的一個親信,對他輕輕說瞭幾句。親信聽瞭,連連點頭,對他說:“放心,我一定完成。”說完,轉身離去。

            半個月後,明海的傷勢已經好轉。這天,明海和周一刀在大廳裡閑聊,那個親信回到山上,叫過周一刀來,告訴他,自己下山去打聽瞭,果然一切如明海說的那樣,沒有絲毫摻假。5aigushi.com說著,他拿出一張文告神秘兮兮地遞給周一刀,說這是自己特意在知府衙門外的墻上扯下來的。

            周一刀看看文告,又回頭看看明海,高興地哈哈大笑道:“好啊,一筆大買賣上門啦,該著我老周發一筆財呀!”明海聽瞭一驚,忙問這話是什麼意思。周一刀把那張文告遞給明海,明海一看,頓時氣得咬緊瞭牙。原來,這張文告正是王知府的那張懸賞佈告。

            明海狠狠罵道,這個王知府,沒想到如此狠毒,竟然想趕盡殺絕。

            周一刀聽瞭,也不住地點頭,咒罵著王知府,然後長聲慨嘆道:“一萬兩白銀啊,實在太誘人瞭。”

            明海搖著頭,勸他說:“師弟,銀子再好,可也弄不到手啊。”

            周一刀嘿嘿一笑,指著明海說,自己把他一捆,送到王知府那兒,萬兩銀子不就到手瞭嗎?

            明海一聽大驚,立馬站起來道:“你……你想出賣我,為瞭一萬兩銀子?”